• 新疆景区端午活动洋溢浓浓传统文化情 2019-06-09
  • 努比亚红魔电竞游戏手机体验:走「火」入「魔」 2019-06-09
  • 中国构建自主知识产权商用磁浮体系 2019-06-08
  • 热在三伏养生也在三伏多酸多甘消暑去火[图] 2019-06-08
  •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06-06
  • 外媒:中国反导技术比肩美国 确立星球大战地位 2019-06-02
  • 银保监会加大保险销售误导惩罚 两公司暂停新业务一年 2019-06-02
  • 湖州吴兴东部新城唱响觅才“四季歌” 2019-05-21
  • 弱势群体、利益集团,阶层,橄榄型,中产、吃瓜等等都是时代的委婉。 2019-05-14
  • 中欧智库联手,推进中亚一带一路合作 2019-05-11
  • 中考TIPS 带证防雨留意天气变化 2019-05-11
  • 丰瑞祥亮相全球互联网经济大会 探索大数据下金融支付的发展方向 2019-05-05
  • 换装就飞战术应用课目 2019-04-28
  • 20年前的伤情鉴定还管用吗? 2019-04-28
  • 中蒙俄文化交流演出《草原蒙古韵》在乌兰浩特举行 2019-04-27
  • 好运彩3 > 都市言情 > 我成了捉妖人 > 第二十六章 族群之乱
        “薇薇,你怎么样了?”吴敏焦急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先前陈薇让她等一会儿,可是她等了这么久,都没有见到她回去,便按原路找了过来,正看到她晕倒在地上,被一个陌生女孩抱着。

        旁边还蹲着新来的保安苏阳。

        他好帅啊,看到有人晕倒,都这么热心的在旁边询问。

        不过,现在闺蜜晕倒的事情比较紧急,她还是应该先关心的这个。

        张蓓的萝莉音回答:“她晕倒了?!?br />
        “我看到了……她……她是我朋友……我要送她去医院吗?”吴敏还年轻,人生第一次见到人晕倒,而且还是她的朋友,她这时候已经乱了方寸,说话语无伦次。

        “不用,她休息一晚上就好了?!闭泡硭档?。

        “可是……”吴敏不信,一个大活人晕倒了,那肯定是有病啊,不送医院怎么行?

        张蓓想了想,附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你朋友是撞邪了,医院没办法的?!?br />
        她还把自己贴的符,露出了一小部分给吴敏看,加以力证,并问:“你朋友是不是这半年来,变化挺大的?现在跟以前,都快不像同一个人了?”

        一句话,折服了苏阳,也折服了吴敏。

        高人就是能一眼看穿本质。

        苏阳是早就听说过内情了,而吴敏,是本来就相信一些奇人异事的,尤其是鬼话撞邪这些。

        “那……那她住得远,要不就送到我宿舍去吧,我离这儿不远,我可以照顾她?!蔽饷羲档?。

        “可以?!?br />
        两个女孩子就这么商量妥了,然后准备抬起晕倒的陈薇。

        苏阳看得直摇头,忍不住插嘴提醒道:“诶,她住宿舍的,一间宿舍住了好几个人,方便吗?”

        陈薇是身中妖气,然后被这矮妹子用什么东西贴晕的,送到普通人的宿舍里,怎么跟人解释?

        话说这妹子动手能力挺强的,抢妖头一流,但脑子却不大好使。

        张蓓一经提醒,连忙说道:“对啊,她这情况,需要单独照顾。宿舍人多不太好?!?br />
        另外,后续还有不少事情,贴符这些,都尽量不能让人看到。

        苏阳指了指不远处的宾馆,说道:“开一间房吧,现在应该还有房间?!?br />
        两个女孩子看了宾馆一眼,然后露出了相同的表情:那可太贵了。

        吴敏是本身就工资不高,宾馆住一夜,便宜的也要二百左右,那对她是不小的开支,她自己都不舍得住这么好的宾馆呢。

        至于张蓓……不提也罢,她表示心酸。

        苏阳看了看这两个女孩子,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叹了口气说道:“那要不我先垫着吧?!?br />
        这不是作孽吗?干嘛要把她弄晕呢?现在多费事??!

        第一次独当一面,妖头被抢,苏阳到现在还没气顺呢。

        吴敏连忙说道:“不不不,不用,我先垫着,我朋友有钱,明天我再找她要?!?br />
        在她心里,苏阳只是当个保安,工资也不高,而且人家还是新来的,发工资遥遥无期呢。能在这里帮忙出主意就不错了,哪好意思让他出钱。

        不过呢,这男的肯担当,遇到事情肯主动出头,不小气,有主见,是过日子的人。在她心里,悄悄又给苏阳多打了几分。

        苏阳哪顾得上这些?因为他又被分配了个新任务——这两个女孩子都拿晕倒的陈薇没办法,勉强扶起来还行,哪里有力气弄到宾馆去?

        苏阳这个唯一男士,只得将陈薇横抱起来,给送过去。

        近距离接触女人的身体,怎么说也算是温香软玉,苏阳感觉一大股灵气蹭蹭流进体内。

        想必小金那个没出息的,没有这么近距离看过女人吧?啧啧啧,真是没品味,一身的妖气它也不嫌弃?

        这会儿,它吸灵气吸了个畅快无比。

        到了宾馆前台,一个男的加三个女的,才开一间房,把人家前台服务员给吓了一大跳:这男的也太厉害了吧!

        一脚踩三船也就罢了,还不分批,四人同行还没打起来!一个人醉成那样需要抱着,另外两个还给帮忙提着包包。

        人生赢家??!

        老天真是分配不均,多少人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开好房间后,苏阳把陈薇放到床上,没有多做停留,让吴敏照顾她去。

        不过,离开之前,他还是看到那小矮子又露了一手,她拿出另外几张符,分别贴在陈薇的几个部位,然后就看到有一丝丝妖气,被符纸慢慢吸收。

        当然,这些东西吴敏是看不见的,她只是觉得符纸这东西很玄,要心存敬畏,什么都没敢多问。

        而事实上,晕倒的陈薇也渐渐在变样。

        她这半年多来的美容变化,都是妖气撑起来的,现在妖气被吸走,本来面目也差不多露出来了——甚至比本来面目还不如。

        吴敏是不知道,这近半年来,陈薇被妖气支配,约过多少男人!

        肾精有亏,现了原形,人干瘪黑瘦得不成样子,面色黯淡无光,再这样下去,她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半年。

        苏阳在离开之前,瞒着吴敏悄悄找了个空,问那矮萝莉,如今陈薇身上的妖气被除,那躲在后面的大妖该怎么办?上哪里去找?

        张蓓拍着那与她身高不符的傲人胸脯,很信心十足的说道:“没关系,交给我吧。明天等她醒了,我就跟着去她家捉妖,没问题的?!?br />
        苏阳心安理得的离开。她既然有本事抢自己的妖头,那当然也应该有本事做后续事情了。

        张蓓在他走后,眨巴着眼睛想着,后知后觉的自言自语:“咦,不对??!他怎么知道还有躲在后面的妖?难道……是同道中人?”

        然后又想:“咦,他叫什么来着?刚刚好像没问啊。瞧我这乃子——哦,脑子!”

        ……

        苏阳离开宾馆,原路返回。

        一路上,他把后续事情在群里说了一下,自然,第一次独当一面就被抢妖头,又被逗比群里的逗比们,给狠狠嘲讽了一番。

        不过,苏阳没有尿裤子,让很多人表示失望。

        而逗比们就矮萝莉的来头,展开了一轮热烈的讨论。一个那么年轻、灵符造诣就那么厉害的小姑娘,来自什么门派呢?为什么一个人来羊城,她有什么目的?

        他们责怪苏阳,居然连别人妹纸的姓名都问不出来,害他们不知道是谁。

        于是他们估计苏阳没见过世面,看到妹纸就两腿发软,话都说不出,太没有出息,又把他嘲讽半天。

        苏阳没有搭理这些逗比们,不过听说那小矮子还有什么门派,倒是让他刮目相看。门派这个说法,是觉醒者们的黑话吗?

        他打算找个时间,问问李国强。

        主要是跟这些逗比们,沟通太费劲,说半天都没有一句有营养的,还迅速被乱七八糟的消息刷屏。

        真不知道他们办事起来,是个什么样子,是不是也这么逗比。

        回去的路上,经过一间烧烤摊,又发生了一件事情。

        这年头,南北美食差异最小的,大概要属烧烤摊了,无论南北都有,只要稍繁华的城市就能看见身影。

        大热的天气,露天的烧烤摊,配着冰啤酒,这应该是被最多人追捧的夜宵方式了。

        吃烧烤的人多,再加上喝酒多,喝多了就很容易出事儿。

        这不,有几桌子的人就差不多要干起来了。

        其实,他们还并不是人类,而是妖。

        一边是鼠妖,有十几个人;另一边只有两个,一男一女,猫妖。

        两阵人马呈对垒之势,个个脸红脖子粗,抄着空酒瓶,眼看就要打起来。别看猫妖这边只有两个,但气势却并不输。

        苏阳跟着王小恬巡过街,知道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妖怪们以前都是占山为王,掳人为食,吓得百姓白天要结伴而行,晚上则不敢出门。

        到了现代,多少山已经被开发,不少妖怪们失去了藏身之所,也顺应了时代的发展,参与到了人类的生活当中。

        而现代物产丰富,已经不需要以普通人为食物,再加上捉妖人管理森严,倒是不太惹事生非。

        但是妖怪们各族之间,却时有纷争,经?;岣髯愿闫鹄础行┭址浅P∑?,今天被咬掉了一根毛,立即就成了生死仇敌,穷尽一生之力,这个仇都要报回来。

        没办法,有些妖怪就是为仇恨而生的。

        比如非洲的平头哥。

        至于今天的鼠妖和猫妖,那就更好理解了,它们本来就是世仇关系,就算这一代没有仇,上一代总会有,总是容易搞起来。

        像这种情况,他们第七公司的人是要管的。这样的事情不去管,它们会闹得更凶,会酝酿出更大的不安定来。

        毕竟他们的首要任务,就是要保证人类的安全。而一些天天寻仇的妖怪分子,就是个不定时的炸弹,随时会严重威胁到人类。

        眼看两边都龇牙咧嘴,一幅现在就要把对方生吞活剥的样子。

        不过,普通人可看不到他们身体里的残影,在他们看来,这不过是一桩酒后闹事的普通事件而已。
  • 新疆景区端午活动洋溢浓浓传统文化情 2019-06-09
  • 努比亚红魔电竞游戏手机体验:走「火」入「魔」 2019-06-09
  • 中国构建自主知识产权商用磁浮体系 2019-06-08
  • 热在三伏养生也在三伏多酸多甘消暑去火[图] 2019-06-08
  •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06-06
  • 外媒:中国反导技术比肩美国 确立星球大战地位 2019-06-02
  • 银保监会加大保险销售误导惩罚 两公司暂停新业务一年 2019-06-02
  • 湖州吴兴东部新城唱响觅才“四季歌” 2019-05-21
  • 弱势群体、利益集团,阶层,橄榄型,中产、吃瓜等等都是时代的委婉。 2019-05-14
  • 中欧智库联手,推进中亚一带一路合作 2019-05-11
  • 中考TIPS 带证防雨留意天气变化 2019-05-11
  • 丰瑞祥亮相全球互联网经济大会 探索大数据下金融支付的发展方向 2019-05-05
  • 换装就飞战术应用课目 2019-04-28
  • 20年前的伤情鉴定还管用吗? 2019-04-28
  • 中蒙俄文化交流演出《草原蒙古韵》在乌兰浩特举行 2019-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