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私塾女孩在家上学十四年 父亲坦言这是小众教育模式  2019-04-23
  • 【新时代·实践创新】武汉:让新疆籍务工经商人员“进得来、留得住、能受益”! 2019-04-20
  • 科技编辑应提升数字出版能力 2019-04-17
  • 老师您好,本文中的信件内容基本无错误.但现在的00后还会听您怎么在那里教育他怎么做人吗 2019-04-08
  • 传统产业更新 新兴产业做大 2019-04-06
  • 你烧香拜佛,天就会降大斯于你? 2019-04-06
  • 李克强仁显“人民总理为人民”基因血性!—吴建勋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4-04
  • 人民健康营养“识”堂 2019-03-25
  • 智能就诊玩不溜 老人盼开“慢行道” 2019-02-28
  • “先进镁合金技术与应用”高峰论坛在沪召开 2019-02-28
  • [新闻直播间]我国不动产登记体系全面运行 2019-02-20
  • 【人事】中共临汾市委组织部公示3名拟任职干部 2019-02-20
  • 好运彩3 > 都市言情 > 草莽年代 > 第五百四十九章 跑了
        李亚东有意召集全美最著名的脑科医生,来给郭琦会诊,不让他错过一丝的转醒希望。

        但是,现实却给了他一记无情耳光。

        朵恩这个美国公民,对于美国的医疗水平,无疑更有发言权。

        她告诉李亚东,麻省总医院已经是全美最顶级的医院之一,而威尔逊医生,亦是全美最好的脑科医生之一。

        既然他已经确诊了病情,再请其他专家重新诊断,除了耗费钱财外,不会再有任何作用。

        虽然很灰心,但李亚东依然想要尝试一下,他必须得做点什么,安静等待、把希望全部寄托在所谓的上帝身上,那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在大笔富兰克林和朵恩的奔走之下,他从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请到了另一位脑科权威,德林教授,特约前来替郭琦重新诊断。

        但结果……并不乐观。

        德林教授诊断的结果与威尔逊大夫完全一致。

        同样认为三天,是最佳的转醒时机,一旦超出这个时间,那么便只能听天由命,等待奇迹发生。

        而此时,距离最关键的三天时间结束,仅仅剩下最后的几个小时。

        这三天,郭家两口子待在医院寸步不离,虽然李亚东已经在附近给他们开好宾馆,但他们却丝毫没有过去休息的打算。

        实在太累了,便靠在走廊上的排椅上打个墩儿,其他的所有时间,都在透过墙壁上的玻璃守候着儿子,祈祷着他能快快转醒。

        这无疑是异常煎熬的几个小时,李亚东等人全部都在。

        实际上这三天以来,李亚东过的并不比郭家两口好受多少,三天时间,他加起来总共只睡了六个小时不到,单是联系德林教授过来会诊,便耗费了至少两天时间。

        希望,已经非常渺茫。

        这一点,每个人心里都有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七十二个小时彻底结束,然而……

        郭琦并没有醒来。

        郭家两口子失声痛哭,郭母再次晕厥过去,苏姑娘和朵恩等人,同样泪流满脸。

        李亚东亦是红了眼,但很快,充斥在心间的无尽悲痛,便转化成了不可抑制的愤怒!

        不管是谁,他要让他,血债血偿!

        此言若违,誓不为人!

        “阿龙阿虎,你们留在这里,照看好叔叔和阿姨?!崩钛嵌愿赖?。

        随即便推着苏姑娘的轮椅,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医院。

        这三天以来,李亚东的整个心思都在郭琦身上,甚至没有时间询问苏姑娘案情的具体细节,只希望郭琦能醒来,如此一来,所有的事情都好说。

        但现在……

        他需要复仇!

        也唯有复仇,才能平息心头无尽的怒火!

        ……

        这是一幢距离哈佛大学直线距离不过一公里的高端公寓楼,楼高十三层。

        在朵恩的指引下,李亚东推着苏姑娘,乘坐电梯直达十一楼。

        1103,这是苏姑娘她们的门牌号。

        乳白色的房门被打开,是一个精装修的小跃层户型,空间并不大,但住下三个人,也绰绰有余。

        此时一楼的小客厅里,沙发翻倒、茶几碎裂,水杯和??仄鞯榷?,无规则的散落在地上,一片狼藉。

        最令人触目惊心的,还是电视机前地板上那滩早已干枯的血迹。

        客厅周边还散落着黄黑相间的警戒带,显然,警察已经来过。

        而这里,便是案发现场。

        朵恩解释道:“警察已经取证,作为凶器的那件金属工艺品被他们带走了,我还没来得及收拾?!?br />
        李亚东点头,将翻倒的沙发扶正,然后把苏姑娘从轮椅上抱下来,搀扶到沙发前坐下。

        “薇薇,到底什么情况,跟我详细说说?!?br />
        李亚东已经想好了,即便美国死刑的判罚争议很大,而波士顿所在的马萨诸塞州也于八十年代初就废除死刑,但他绝不会让凶手好过,他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凶手血债血偿。

        苏姑娘的情绪很不稳定,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开口时,朵恩端着两杯咖啡走过来,分别递给二人,然后说道:“还是我来说吧?!?br />
        李亚东看了苏姑娘一眼,点头道:“也好?!?br />
        “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犯罪行为?!倍涠髦噶酥杆展媚锎蜃攀嗟淖笸群?,继续说道:“苏回国弄伤腿的事情,一来到这边大家就都知道了,她平时的人缘很不错,同学们纷纷来探望。David也来了,我猜想就是那时,他打起了馊主意……”

        “David?”

        “就是那个可恶的凶手?!倍涠鹘馐偷溃骸罢馐撬挠⑽拿?,他是个日苯人,他的本名叫……挺拗口的,叫什么来着苏?”

        “堤藤野?!彼展媚锛负跏谴友婪炖锉莱龅恼饧父鲎?,可见对于这个名字有多么憎恨。

        以她的性格,能将一个人恨到如此程度,也着实不容易。

        “日苯人!”李亚东大惊,蓦然想起过年时与郭琦在四合院里的那场夜聊,当时郭琦曾说过,他感觉有个小日苯对苏姑娘心怀不轨,李亚东当时甚至都没怎么上心。

        “该死!”

        他猛地一拍大腿,懊悔不已,是他太马虎了,始终认为注定是一个落花有情流水无意的结局,苏姑娘不可能背叛他。却万万没想到,对方一个高端知识份子,居然也会耍阴招!

        如果当时,他能重视此事,弄一两名保镖,不说肆无忌惮的待在明处,即便偷偷隐藏在暗处?;に展媚?、并不打搅她的正常生活,又怎会发生这样的祸事?

        可惜……悔之晚矣。

        该死的小日苯!

        这一刻,李亚东脑子里甚至生出了电影里的桥段:买通黑手党,在牢里结果了这个小日苯的想法。

        让他后悔做人!

        “朵恩,你继续说?!彼糯制?。

        “就是案发那天,晚上吃过晚餐后,我、苏,还有郭三人,如同往常一样,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情,然后我就接到了朋友的电话,邀请我去蹦迪,而且还有免费的酒水喝,我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好事。苏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再加上腿受了伤,我也没问她,便自己出了门。

        “等我走了后,奇怪的是,郭也接到了电话,是他学校进步小组的一名同学打来的,说是有一个重要课题,让他一起过去探讨。这样的事情郭自然也不会错过,于是也出了门。

        “但那时,我们都没意识到这是一个阴谋,包括苏也一样,甚至那些邀请我和郭出门的同学们,都被蒙在鼓里。这一切都是那个该死的堤藤野提前策划好的,目的就是为了留下行动不便的苏,独自待在公寓里,好让他有机可乘。

        “但他机关算尽,却万万没有预料到,郭平时勤奋好学,他设计安排给进步小组的那项课题,郭早就在研究,而且已经有了成果,所以几乎没用太长时间,便顺利结束讨论,然后回来。

        “就在郭打开房门的那一刻,才发现客厅里弥漫着火药味,那个该死的堤藤野打着请教学问的名义骗苏开了门,然后便露出真面目,想要对苏图谋不轨,但苏也不是好招惹的,抵死不从,甚至举起手中拐杖与他对峙,郭问清缘由后,瞬间火冒三丈,想要教训堤藤野。于是,俩人便扭打在一起。

        “不幸也就是这时发生的,那个堤藤野的好事被破坏,非常生气,竟然不择手段,拿起茶几上的一件金属工艺品,砸向郭的头,郭的头部瞬间淌下鲜血,人也晕倒过去,堤腾野当时估计也被吓倒了,仓皇跑路,不敢再打苏的注意。然后苏就报了警、叫来救护车,将晕倒的郭送到医院。事情就是这样?!?br />
        随着朵恩的讲述,案情的发展也在李亚东的脑子里渐渐还原。他真的不敢想象,如果那晚没有郭琦提前回来,苏姑娘会怎样?

        对方毕竟是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而苏姑娘不仅是个女人,还腿部带伤,他如果真的发起狠来,苏姑娘断然不是对手,那最终的后果……

        想到这里,李亚东握紧的拳头啪啪作响,真是恨不得立马冲到警局,亲手宰了那个小日苯。

        “那家伙,现在在哪个警局?”李亚东问。

        他决定去看看,现在就去,要用口袋里的富兰克林,让那王八蛋即便在牢房里,都没有片刻的好日子可过。

        “苏,你没告诉他?”朵恩诧异。

        “嗯?”她的这一举动,也令李亚东噌地一下便站了起来,不敢置信道:“不会……人还没抓到吧!”

        苏姑娘泪如雨落,刚才朵恩的一番讲述,再次将她带到了那个如同梦魇一般的夜晚,痛苦点头道:“警察说他跑了,连夜逃回了日苯?!?br />
        “……”李亚东楞了,呆立当场。

        居然……跑了?

        该死!

        这意味着什么?

        波士顿警方自然没有在日苯的执法权,就好比为什么国内很多贪官都会往国外跑是一样的道理。

        一旦凶手逃离案发国,那么基本就等于逍遥法外了。

        特别是在这个年代。

        “妈的个巴子,以为这样就可以逃离法律的制裁?”李亚东怒不可遏。

        那不能够!

        狗东西,你丫的就算跑到天涯海角,老子也要把你抓回来!

        “确定他回了日苯?”李亚东望向苏姑娘问。

        “嗯?!彼展媚锏阃?,“我去过警局,而且这件事情校方也非常关注,警察不敢乱说,他们查了机场记录,就在案发当晚,堤藤野连夜坐飞机逃回了日苯?!?br />
        “狗东西,还挺警觉!”

        这一刻,李亚东真是动了杀人的心思,他决定就算把小日苯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个堤藤野找出来。

        最好的办法,是把他强押回美国受审,然后,李亚东有的是手段在牢里玩死他。

        要实在不行!

        就在日苯,宰了他!

        总之郭琦的仇,不能不报!
  • 私塾女孩在家上学十四年 父亲坦言这是小众教育模式  2019-04-23
  • 【新时代·实践创新】武汉:让新疆籍务工经商人员“进得来、留得住、能受益”! 2019-04-20
  • 科技编辑应提升数字出版能力 2019-04-17
  • 老师您好,本文中的信件内容基本无错误.但现在的00后还会听您怎么在那里教育他怎么做人吗 2019-04-08
  • 传统产业更新 新兴产业做大 2019-04-06
  • 你烧香拜佛,天就会降大斯于你? 2019-04-06
  • 李克强仁显“人民总理为人民”基因血性!—吴建勋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4-04
  • 人民健康营养“识”堂 2019-03-25
  • 智能就诊玩不溜 老人盼开“慢行道” 2019-02-28
  • “先进镁合金技术与应用”高峰论坛在沪召开 2019-02-28
  • [新闻直播间]我国不动产登记体系全面运行 2019-02-20
  • 【人事】中共临汾市委组织部公示3名拟任职干部 2019-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