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私塾女孩在家上学十四年 父亲坦言这是小众教育模式  2019-04-23
  • 【新时代·实践创新】武汉:让新疆籍务工经商人员“进得来、留得住、能受益”! 2019-04-20
  • 科技编辑应提升数字出版能力 2019-04-17
  • 老师您好,本文中的信件内容基本无错误.但现在的00后还会听您怎么在那里教育他怎么做人吗 2019-04-08
  • 传统产业更新 新兴产业做大 2019-04-06
  • 你烧香拜佛,天就会降大斯于你? 2019-04-06
  • 李克强仁显“人民总理为人民”基因血性!—吴建勋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4-04
  • 人民健康营养“识”堂 2019-03-25
  • 智能就诊玩不溜 老人盼开“慢行道” 2019-02-28
  • “先进镁合金技术与应用”高峰论坛在沪召开 2019-02-28
  • [新闻直播间]我国不动产登记体系全面运行 2019-02-20
  • 【人事】中共临汾市委组织部公示3名拟任职干部 2019-02-20
  • 好运彩3 > 恐怖灵异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六十九章 谛听的愤怒!
        唉,我又到泰山顶上看日出咧……

        咦,

        为什么我要说“又”捏?

        此时此刻,

        老道正躺在泰山顶上,

        周围,

        是高耸的悬崖峭壁,更远处,则是云海飘渺。

        这里,风有点大,吹得衣衫在不停地飒飒作响。

        老道现在有点放松了,手也不再继续握着自己的枪了。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这都二进宫了,没了那种诡秘的压迫感后,也就觉得眼下这个场景,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老道清楚地记得自己上次,就在这山顶上,躺了一整天,一开始还提心吊胆地担心会有什么事儿发生,后来祈求事儿快点儿发生别一直让自己吊着一颗心,是死是活赶紧给个痛快话!

        现在,

        这点儿小场面,

        洒洒水啦,

        不值一提的啦……

        当初事情解决后,大家一起从那个幻境里放出来,老道还曾去专门找过其他几个人问问你们在那里头是什么感觉?

        得到其他人的反馈之后,老道本能地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有点过于轻松了。

        当初的他曾在和老板安律师他们调侃时说过自己在这期间也做出了贡献,可绝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有的放矢。

        虽说,

        老道自个儿也不晓得自己是怎么做出贡献的。

        云雾之中,

        其实在不停地翻腾着,

        一道金色的影子正在被塑造出来,

        但自这影子身上,却牵扯出了一道道金色的丝线,像是卡住了一样,双方开始了一场角力。

        老头儿的能力,其实就是把活生生的人丢进单独的幻境之中,从而去“整”死对方。

        幻境里的一切,

        都是根据人灵魂最深处的投影所展开的,甚至可能它会比你更了解你自己,因为它更真实,不带任何的情感倾向,就像是一面镜子一样。

        这是一种超越了安律师对“幻境”以及“精神力”理解的更高层次。

        只是,

        剧情,

        画面,

        再度在这一刻,

        卡壳了……

        破旧的VCD盘,再度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雪花点,整个机器也在“咔咔咔”地响动起来。

        人们常说举头三尺有神明,这是一句实打实很违心的话,但很多人却都对此讳莫如深。

        然而,

        事实上,

        有些事儿,只要做了,说不定,就真的会牵扯到了冥冥之中的一些东西。

        就比如,

        眼下——

        …………

        “呼呼…………呼呼…………呼呼…………”

        少年拿着一根比自己身子长三倍的拖把,正在给自己脚下的黑色地面擦拭。

        判官笔在其腰间晃晃悠悠的,那根紫色的带子,则是被他拿来缠绕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他是一个判官,

        却是整个阴司里,

        最没有牌面的判官。

        哪怕是系着紫带子的判官,走出去时,也足以让那些巡检躬身请安,判官的等级,在判官自己圈子里是有细分和比较的,但对于外面的人来说,判官,已经是很高远的存在了。

        然而,

        少年这个判官,

        没有自己的衙门,也没有自己的队伍,

        事实上,

        他这个判官本来就是靠殷勤伺候谛听才被得以奖赏来的。

        一个专门给地藏王菩萨喂养坐骑的判官。

        “嗡!”

        “??!”

        脚下的地面忽然一颤,少年身子一个不稳,摔在了地上,双手下意识地抓住身边的棱角,才不至于自己也被甩下去。

        谛听的身子,实在是太过庞大了,它每次躺下去时,就宛若一片山峦。

        “大人,您怎么啦?”

        少年一边重新爬起一边关切地问道。

        很快,

        一双恐怖且巨大的血色眼眸挪到了这个方向。

        “放肆!”

        少年吓得一个哆嗦,马上匍匐了下来,他下意识地以为这是在骂自己。

        “上一次,本座没和你计较,这一次,居然还敢以下犯上!

        世间因果如海,

        专挑菩萨的因果来撩拨,

        真当我地狱无人否!”

        谛听每一个字说出来时,都像是在这山峦中央响起了一道道雷霆。

        这一刻,

        它那愤怒的情绪,无法遮掩,也不用去遮掩。

        谛听,可听三界;

        而对于佛来说,因果是一种玄而又玄的存在,万花丛中片叶不沾身,这句话,也能好好地拿来诠释因果在这其中的作用。

        忽然多出一条因果,就很可能让菩萨多皱一次眉。

        “大人,是阳间出事儿了?”

        少年小心翼翼地问道。

        谛听没回答,算是默认了。

        “大人,是阳间哪里???”

        少年心里,忽然又回忆起了自己当初刚拿到判官官位去阴间游历时的画面,在那个书店里……

        忽然一个激灵,少年马上把心中的杂念给摒除了,

        在谛听面前,

        自己哪怕是一些不该想的东西,也不能去想!

        “是在阳间,却感应不到具体的位置,像是在一处……不存在的地方?!?br />
        “不存在的地方?”

        少年挠了挠头,不存在的地方是哪里?

        “是该出手教训一下了,菩萨闭门不出,一心礼佛,却也不是这些宵小可以去欺辱的?!?br />
        “轰隆??!轰隆??!轰隆?。。。。。。。。?!”

        一连串的地震崩塌之音传来。

        少年骇然,

        这是谛听大人准备亲自出手了?

        阳间,到底是哪个可怜的家伙在作死,连续两次撩拨到了自家大人。

        只是,

        谛听的身子刚动,

        在西北方向,

        忽然传来了更为剧烈的震动,

        这震动,

        近乎让大半个地狱都感受到了震感,

        这里,自然也不例外。

        谛听的身子忽然停住了,

        它那硕大的眼眸当即看向了西方。

        “大人,西边那边,又出事了?”

        少年胆战心惊般地问道。

        在这阵子,

        西边极西封印之地一直不平稳,类似这种大震隔三差五就来一次,而且十天前,据说有一只黑色庞大如鲲鹏般的大鸟在封印之地上方盘旋;

        五天前有一只白骨凝聚而出的恶龙在那里喷吐出龙息,这些,都是根据可靠情报得知的。

        甚至,

        最为夸张的还有不可靠消息说,

        有人看见了一个老人牵着一只通体黑色的猴子从封印之地走了出来!

        当年,初代泰山府君结束了地狱的动荡年代,将一应作乱的巨擘都封印在了那里。

        之后,历代府君都会每隔几百年去加固一次那里的封印。

        然而,

        自最后一代泰山府君失踪之后,

        封印之地,已经上千年没人去加固封印了。

        且最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那里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安分,开始频繁的出事儿。

        “大人?”

        少年见谛听沉默了,开口问道。

        “我……不能亲自去?!?br />
        有一句话没说,但都懂,因为封印之地的动荡,谛听现在必须留在地狱里,时刻盯着那边,在这个时候,它不能有任何的分心。

        “那…………”

        “事不过三?!?br />
        轰鸣声传来,

        这足以可见谛听的愤怒,

        一次,两次,

        若是还有第三次,

        它不会再忍了。

        “吼!”

        一声低吼,

        从山峦之中发出,

        紧接着,

        在大山中央位置,

        出现了一道黑色的风暴,

        风暴来得快去得也快,外人根本不晓得它到底会飘散到何方去。

        “事不过三!”

        谛听发出了一声叹息,

        而后又蛰伏了下来。

        少年擦了擦脸,等谛听完全躺好后,马上又拿起了巨大的拖把,开始给对方擦背。

        之前的一切,

        仿佛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只是,

        可能阳间的诸多存在可能都没料到,

        就在刚才,

        谛听差点就决定真身降临阳间!

        然而,

        以谛听的性格,

        虽说这次没打算真身亲自前往,

        但又怎么可能让对方安安生生地继续撩拨下去?

        犯菩萨威严者,

        必然受惩!

        ………………

        “烟一支一支一支地点,酒一杯一杯一杯地干;

        请你要体谅我,

        我酒量不好别给我挖坑…………”

        老道躺在山崖上,

        翘着腿,

        哼着歌。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是这般的岁月静好。

        只是,平静的时间这次似乎并未持续太久。

        “呼呼呼…………呼呼呼…………”

        忽然间,

        狂风大作,

        地动山摇,

        黑色的罡风席卷而来,

        像是将这整个舞台幕布都被拆掉了一般,

        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着这里的一切。

        “啊啊啊啊,妈嘢?。。?!”

        前几秒还在哼歌的老道此时整个人被黑色的飓风裹挟了起来,

        越飞越高,

        越飞越高,

        像是一只小小鸟……

        …………

        “噗!”

        痛苦的沉吟声不时地从里头传来。

        庆的身体,已经近乎破碎,恐怖的伤疤一道接着一道。

        她在以最为残忍的方式在自裁,在遵从大统领的命令。

        这真的是让人头皮发麻的一幕,也诠释着执法队最为变态的等级森严。

        上面让你死,

        你连让自己轻轻松松地死都不行,得自己选择最为残酷的死法。

        或许,

        再来个两三刀,

        庆的一切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然而,

        当这一刀,即将再度落下去时,

        外面,

        忽然狂风大作,

        恐怖的罡风掀翻了这座殿宇,

        连带着将上方的大统领以及周围的一杆同僚全都撕碎。

        “噗通!”

        一道人影摔在了庆的面前,

        庆停住了动作,有些呆呆地看着躺在地上的老道。

        老道艰难地抬起头,

        看着庆,

        疼得眼泪都滴淌了出来,

        却还是道:

        “大妹儿啊,额来救你咧……”
  • 私塾女孩在家上学十四年 父亲坦言这是小众教育模式  2019-04-23
  • 【新时代·实践创新】武汉:让新疆籍务工经商人员“进得来、留得住、能受益”! 2019-04-20
  • 科技编辑应提升数字出版能力 2019-04-17
  • 老师您好,本文中的信件内容基本无错误.但现在的00后还会听您怎么在那里教育他怎么做人吗 2019-04-08
  • 传统产业更新 新兴产业做大 2019-04-06
  • 你烧香拜佛,天就会降大斯于你? 2019-04-06
  • 李克强仁显“人民总理为人民”基因血性!—吴建勋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4-04
  • 人民健康营养“识”堂 2019-03-25
  • 智能就诊玩不溜 老人盼开“慢行道” 2019-02-28
  • “先进镁合金技术与应用”高峰论坛在沪召开 2019-02-28
  • [新闻直播间]我国不动产登记体系全面运行 2019-02-20
  • 【人事】中共临汾市委组织部公示3名拟任职干部 2019-02-20